圣透力螺旋手擰式真空拔罐器價格★李華拔罐療法視頻_拔罐后皮膚顏色鑒別12個位置示意圖分析圖
當前位置:圣透力優勢

黃開斌--何為脊柱醫學

發布日期:2019/2/18 11:08:59 訪問次數:82

黃開斌--何為脊柱醫學
  當21世紀曙光初露的時候,我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提出了“脊柱醫學”這個概念,準備著面對醫學界同仁的種種質疑,當時,的確只有個概念和一些理的片段。所幸的是這個襁褓中的嬰兒沒有遭到什么責難,反倒得到了一些同行們的認同,尤其是還得到了一些高層人士的支持,這使我們感到萬分的榮幸,也倍增了我們努力探索和研究完善這門新學科的信心。脊柱醫學的提出,絕不是一時心血來潮的沖動或標新立異,而是基于當今這個制造脊柱病的汽車與電腦時代給我們的警示,以及傳承中國傳統醫學的推拿、按摩、整脊,弘揚現代醫學科學的頸肩腰腿痛學、脊柱外科學和國內外脊柱相關疾病的研究熱潮等,并在“匯合百川、和而三元”的理念的指導之下,經過深思熟慮之舉。脊柱醫學就此開始了沒有門戶之見的發展之路。
  
  近10年的光陰,我們正好趕上了經濟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好時代,這使我們可以從戰略思想的高度和三元文化的寬度為脊柱醫學的學科建設尋找到基準點和突破口。同時,當今醫學科學旨在針對疾病的醫學模式帶來的是全球性的醫療危機,致使,尋找健康的鑰匙成為了我們建設脊柱醫學的出發點。“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我們似乎真的有點象王國維所說的做學問的感覺,我們是幸運的,脊柱醫學今天已可以給出一個比較完整學科思想體系的框架和未來的發展路徑。其關鍵點或特點可歸為以下幾個方面。
  
  黃開斌,百川健康,脊柱醫學概論
  
  一、大脊柱概念
  
  我們所提出的脊柱與一般所言的脊椎是不一樣的,它是以脊椎為中軸,骨盆為底座,關節為樞紐,肌肉為動力(伸肌和屈肌相互抵抗),韌帶為保護和穩定,大腦和脊髓為中樞指揮,脊神經、體液和經絡為信息通道,甚至以四肢為協調平衡的組件,它們共同組成了一個完整的、結構復雜的系統一脊柱系統。脊柱不僅支撐整個機體的重量,人體的五臟六腑都懸掛于其上,而且還是人體主干信息網絡之所在,擔負著各種生命信息的傳遞、應答和處理等重要工作。更主要的,脊柱(尤其是腰骶部)還是整個機體能量(氣)的發源地、能量庫或布達的樞紐,例如:一個腰痛的病人,常常是四肢乏力,甚至有時候只能躺著,沒有一點力氣坐起或站起來。可見,腰骶部(骨盆)有問題可以影響或造成全身其它的地方出現毛病,換句話說:很多毛病的根源出在腰骶部——骨盆。
  
  總之,脊柱與脊椎在概念和內容上是由較大區別的,脊椎只是脊柱的組成部分,而脊柱無論從其形體解構學、氣血運力學和網絡信息學等方面都比脊椎的內涵要豐富而復雜得多。脊柱醫學正是從“形(物質)、氣(能量)、神(信息)”三個層面去解讀疾病、健康和生命,亦即從“脊柱系統解構(形)學、脊柱氣力平和(氣)學和脊柱網絡信息(神)學”三個基本的理論出發去認識脊柱疾病、脊柱健康和生命德性。所以,脊柱醫學所提出的“脊柱是一個“大脊柱”的概念。并進而就又有了“脊柱醫學”這個概念的提出。
  
  二、大醫學思想
  
  醫學科學只可能是醫學的一部分,絕非其全部。醫者,治也、管理也,醫學并非僅僅只是治病,還應包括治氣(理氣或調和健康)和治神(修心養性)等。也就是說,醫學應是“科學、理學和德學”三位一體的學問。醫學科學就是現代醫學—西醫;醫學理學就是傳統醫學的主體—中醫;而醫學德學就是宗教醫學、神靈醫學或信息醫學—神醫。現代醫學“西醫”也可以說是生物醫學的代表;傳統醫學“中醫”(如儒醫)也可以說是生態醫
  
  學的代表;宗教醫學“神醫”(如僧醫或道醫)就可以說是生靈醫學的代表。所以,未來的醫學應是“三元”的“大醫學”觀(所謂大醫學=西醫+中醫+神醫,且崇尚中醫而建設健康)。脊柱醫學就是是集中醫、西醫和神醫于一體的完整醫學。
  
  脊柱醫學正是以脊柱區的形體結構、脊柱區的氣血能量供給以及脊柱區的信息加處理和網絡通訊,尤其以信息論、系統論和控制論打造了脊柱這個大的系統概念,構建了一個以平衡為原則或主體的生態醫學模式。所以,脊柱醫學不僅只是生物醫學模式,它更是生態醫學模式的典型代表。同時,脊柱醫學又成功地應用了信息醫療的思想和方法于脊柱的保養和治療之中,所以,它亦是信息醫學或神靈醫學發展的一個典范。總之,脊柱醫學是以脊柱的“形平”、“氣和”、“神明”為整體目標或以“療疾”、“保健”和“調神”為實踐目標的完整的醫學范式,也就是一個“大脊柱”的概念、“大醫學”的思想范式。
  
  三、新醫學模式
  
  脊柱醫學在其理論形成的過程中,敢于大膽的設問,也總在不斷的設問。比如一些簡單的問題,我們也還是要問的:醫院是干嘛的?有人會說: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治病的。那我繼續問:治病又是為了什么?人們肯定會說:治病是為了健康嘛!我再問:為了健康就一定得治病嗎?人們的回答就不再那么肯定了。因為,要獲得健康,把病給消滅掉不是唯一的手段,也不是最佳的方式。再說把病給治了就一定健康了嗎?不一定嗎!所以,最佳的方式是和疾病講和,萬事“以和為貴”,以期平衡就是健康。
  
  這么一設問,就引出另外一個問題來了,即醫學或醫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目的應該是成就健康,而不是打壓疾病呀!可是我們現在的醫學或醫院卻一味的只在找病治病,這不是把治病當成了目的了嗎?治病只應該是一種手段,而絕不是目的。現代醫學和醫院就是這樣都在致力于“認識疾病和懲治疾病”,不知為何它卻不用點精力去“認識健康和建設健康”呢?我們總不能把我們的富足和強大寄托在敵人的倒下吧,同樣,我們亦不能把自身的健康寄托在疾病的消亡呀!現代醫學和醫院幾乎已是全民皆兵(白衣戰士地在與疾病抗戰,卻沒有人去建設我們的健康。其實,健康更需要去建設它而不在于要去完全消滅它的對立面—疾病。有時,有點疾病對我們的健康還是一種促進,也還是一種貢獻呢。所以我們認為:應該以和諧的方式去善待疾病,以期達成平衡就是健康。可見,醫學不能僅僅只走科學化之一途。德學(神學)之另一途也不可忽視呀!兼顧兩途(端)而取其“中”就是理學(和學或儒學)了,理學(中醫學)當然就是建設健康之學。脊柱醫學正是以“脊柱健康建設”為宗旨,即倡導“以保養為主”、“以平衡為期”、“以健康為本”的新醫學模式,摒棄了現代醫學科學“以診治為主”、“以對抗為是”、“以疾病為本”的偏執醫學模式。
  
  脊柱醫學作為大醫學模式的一個范式,除了以科學為基礎外,更把理學和德學的思想融入其理論體系之中。在其發展和形成的過程中,我們還組織論壇把儒家(儒學或理學)、佛家和道家(德學或神學)的代表邀請坐到一起對話討論這個新的醫學—脊柱醫學,其目的就是不斷在為這個未來大醫學的先驅代表作更深層次的論證和完善。
  
  ----本文摘自黃開斌《脊柱醫學概論》
  
  推薦閱讀:百川健康黃開斌院長談用健康學思維破解醫改

工作時間

早9:00 - 晚18:00

周六日休息

18674077125
青青娱乐视频大全在线视频